《曦明染山》 - 集美文化



    云对风的诉说

    /流洋

    当走进钟瑞和先生的作品,您立刻会被风吹动,会被云带走,在这静静的微风中,沐浴着时而明显时而模糊的亮光,这风又总是牵引着灰白的或纯白的云,行走在这里,永远也无法停住脚步,好似与风交谈,与云对话,它让您越走越深、越走越远。

    钟瑞和先生有着良好的国画功底,他出生在岭南气息浓郁的潮汕乡村,由于父亲酷爱书法,他从小就在地砖上练字,笔在他的手上总是可以行墨自如,重轻出彩,像许多前辈优秀国画家一样他练就了童子功,这为他以后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,还是在饶平上中学美术班的时候他有幸遇到林德钦老师,林老师是解放前上海美专毕业生,是刘海粟、王个簃的学生,是海派绘画的传人,所以钟瑞和先生得到了中国画海派传统笔墨的严格训练,之后他考入了汕头工艺美术学校,毕业后就读广州美术学院,不断进取的他目前又进入清华美院深造,在众多名家指点下,他形成独特的绘画语言,他热爱岭南大地,他走遍了岭南的山山水水,为使作品取得更高的艺术追求,他的足迹遍布祖国的大江南北,向大家请教,他又远渡重洋向欧洲博物馆大师作品学习,他付出的努力终于取得了成功,经过常年的积累与思考,他的作品开始出现与众不同的画面效果,他的画直接传达着岭南文化的根脉神情,他更热爱自己的家乡并深深地感染着潮汕的风潮汕的云,他的作品使得岭南这一特色凸显着别具一格的情调。

    他曾用重墨铺满整个画面,而只留下很小的天空,他魔术般的让画面活跃起来,给您一种幻觉,在您像财迷一样的寻找答案时,它又舞动着似云似水的极其巧妙的白色空间,如《静山无色》、《厚土高天夕阳时》等等。他的作品能获中国美术家协会全国大奖,当然就不足为怪了。

    钟瑞和先生的国画功底还体现在他对自然现象的灵动处理上,他并不是模仿自然,对于山川、河流、云气、树木都给予相应再造,如《山纳清气》,天空被清淡的云层覆盖,雾锁的山脉与清晰的树木,缓缓向您送来清雅甜美的凉风,山的造型已经远远地离开了我们所熟知的摸样,它完全根据画面的需要,让它即坚硬又不过分倔强,即含蓄又分明地体现出只有岭南才能感受到的地域风情,由远而近的树木有的只是枯枝,有的干脆画成圆润的外形,根本不是自然的原貌,可它营造出来的,是妙不可言的文化情趣。

    钟瑞和先生的国画有一种很强的造像能力,这种像不是形,他把树、把山、把水、把云通过重新组织呈现美学观念,使您进入审美体验,特别是他对水的运用,作品中的水气更是张弛有度,轻松中游动着想象的物象,飘渺中湿润着淡淡的雾气,这种水与像的结合将把您送往岭南文化的美妙境界,让您深深地感受南方特有的风光,当您走入钟瑞和,走进他的作品就等于走进永远也讲不完的故事,永远都摇曳在风生水起的淡淡的甜美中,触及越来越深越来越远的云对风的诉说。



    作者:钟瑞和
    云对风的诉说 文/流洋 当走进钟瑞和先生的作品,您立刻会被风吹动,会被云带走,在这静静的微风中,沐浴着时而明显时而模糊的亮光,这风又总是牵引着灰白的或纯白的云,行走在这里,永远也无法停住脚步,好似与风交谈,与云对话,它让您越走越深、越走越远。 钟瑞和先生有着良好的国画功底,他出生在岭南气息浓郁的潮汕乡村,由于父亲酷爱书法,他从小就在地砖上练字,笔在他的手上总是可以行墨自如,重轻出彩,像许多前辈优秀国画家一样他练就了童子功,这为他以后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,还是在饶平上中学美术班的时候他有幸遇到林德钦老师,林老师是解放前上海美专毕业生,是刘海粟、王个簃的学生,是海派绘画的传人,所以钟瑞和先生得到了中国画海派传统笔墨的严格训练,之后他考入了汕头工艺美术学校,毕业后就读广州美术学院,不断进取的他目前又进入清华美院深造,在众多名家指点下,他形成独特的绘画语言,他热爱岭南大地,他走遍了岭南的山山水水,为使作品取得更高的艺术追求,他的足迹遍布祖国的大江南北,向大家请教,他又远渡重洋向欧洲博物馆大师作品学习,他付出的努力终于取得了成功,经过常年的积累与思考,他的作品开始出现与众不同的画面效果,他的画直接传达着岭南文化的根脉神情,他更热爱自己的家乡并深深地感染着潮汕的风潮汕的云,他的作品使得岭南这一特色凸显着别具一格的情调。 他曾用重墨铺满整个画面,而只留下很小的天空,他魔术般的让画面活跃起来,给您一种幻觉,在您像财迷一样的寻找答案时,它又舞动着似云似水的极其巧妙的白色空间,如《静山无色》、《厚土高天夕阳时》等等。他的作品能获中国美术家协会全国大奖,当然就不足为怪了。 钟瑞和先生的国画功底还体现在他对自然现象的灵动处理上,他并不是模仿自然,对于山川、河流、云气、树木都给予相应再造,如《山纳清气》,天空被清淡的云层覆盖,雾锁的山脉与清晰的树木,缓缓向您送来清雅甜美的凉风,山的造型已经远远地离开了我们所熟知的摸样,它完全根据画面的需要,让它即坚硬又不过分倔强,即含蓄又分明地体现出只有岭南才能感受到的地域风情,由远而近的树木有的只是枯枝,有的干脆画成圆润的外形,根本不是自然的原貌,可它营造出来的,是妙不可言的文化情趣。 钟瑞和先生的国画有一种很强的造像能力,这种像不是形,他把树、把山、把水、把云通过重新组织呈现美学观念,使您进入审美体验,特别是他对水的运用,作品中的水气更是张弛有度,轻松中游动着想象的物象,飘渺中湿润着淡淡的雾气,这种水与像的结合将把您送往岭南文化的美妙境界,让您深深地感受南方特有的风光,当您走入钟瑞和,走进他的作品就等于走进永远也讲不完的故事,永远都摇曳在风生水起的淡淡的甜美中,触及越来越深越来越远的云对风的诉说。